首页 人物访谈 正文

生态文明的倡导者与践行者――卢风教授

2018-04-23 20:06 中国发展网 李建
老师 环境 学者 卢风

摘要:我作为受卢老师的影响和感召而从事环境哲学思考的他的一名学生,通过这两年对环境学术界的了解和认识,我希望卢老师今后能以自己在环境哲术界的威望和为人,肩负起当下生态文明理论建设的领军者或“盟主”的使命,团结和感召那些不计个人得失、不为学术而学术、跨越不同学术专业壁垒成见的真正...

早在十几年前,(大概2005年左右),当我还在执着于艺术事业时,就读过卢风老师很多文章,他文中透露出的总是对当下工业文明与拜金主义物质主义的尖锐批评,以及对社会消费环境污染现状的奋力疾呼和忧虑,让我感觉到这是一位很有情怀和良知的学者,给当年执着于艺术的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随后,由于读了更多的有关写人类命运之类的书,使我的思想观念有了很大转变,更多的去重新反思艺术审美的意义――即艺术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后来我领悟到当前的艺术活动都只不过是现代商业社会与消费时代的附属物,在现代这种社会形势下,从事艺术只能使艺术家自己沉迷于所营造的感觉幻像世界,而对自己真实生活的世界和现实社会并没多大意义,如今民众普遍追求奢华的生活方式与当下扭曲的审美之风也有很大关系,于是我逐渐冷却了对艺术的热情,而把更多时间花在哲学和科学上,试图通过深度思考去消解心中长期以来对人生和这个纷杂世界的疑惑。

当2008年我写完我的那本有关时间和色彩的书,并印刷了几十本样品,准奋送给当时我认为国内比较著名的学者让他们给指点并提些意见,列下了如李泽厚,周国平,李银河,吴国盛,卢风,陈丹青、方舟子等等二十多位送书者的名单,后来大概最终送出了十几本,大部分是把书放到他们所在单位传达室的邮箱里。结果,后来只有卢风老师给我回了信息,并约我某日中午在清华大学内荷园餐厅见面。

我记的当时我先到了已约定的餐厅,在等待卢老师来的过程里,我还猜测卢老师作为一位清华大学教授应该是西装革履皮鞋铮亮开着车来,还是有人开车送来,没想到当我远远看到卢老师来时,竟然是牵着一辆旧自行车,一幅挺拔的身躯,穿着一身很普通的灰蓝色衣服走来,若不是从眉宇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文人儒雅的气质,从外表看简直普通的如同一位下岗职工。在接下来吃饭和轻松交谈中,我见识了卢老师渊博的学识和平易近人的性格,更让我对卢老师作为一位从事环境理论研究的学者做到知行合一很是敬仰,临走时卢老师还不忘给推荐了一些对我有帮助的书。

从那以后,多年来我也努力以卢风老师的标准要求自已,努力做到清清白白做人,简简单单生活。也经常向身边的朋友们说起卢老师的正气和修养。可见一个好老师的身体为行对学生的影响是多么的重要。受卢老师环境学术专业的影响,我后来读了很多有关生态环境方面的书藉,如《寂静的春天》,《只有一个地球》,《增长的极限》,《哲学走向荒原》《沙乡年鉴》,《盖娅地球生命的新视野》,以及当代社会生物学大家爱德华·威尔逊的很多著作等等,大大拓展了我的眼界,使我认识到人类只不过也是大自然众多生物中极普通的一员,人类生存的一切都需要其它物种的滋养和供给,人类对非人类物种也同样具有伦理道德。也让我越来越坚信生命与环境哲学是未来人类哲学发展的新方向,和人类与自然万物的和谐相处是人类的唯一希望。

从2017年开始与卢风老师一起参加了几次生态环境伦理会议,更让我相信人文学术界因为还有许多像卢风老师这样有良知的学者的支撑,才显得有些生机和活力。我作为受卢老师的影响和感召而从事环境哲学思考的他的一名学生,通过这两年对环境学术界的了解和认识,我希望卢老师今后能以自己在环境哲术界的威望和为人,肩负起当下生态文明理论建设的领军者或“盟主”的使命,团结和感召那些不计个人得失、不为学术而学术、跨越不同学术专业壁垒成见的真正有良知有担当的学者们,铸就一支生态文明理论建设的军团,不仅提倡求同存导,更要倡导达成和解与共识,众志成城,扭转当下和以往的那种不切实际、不接地气的环境哲学研究走高大空路线的风气,以及一盘散沙,各自为战的学术研究局面。 用智慧和诚心努力给为政者与广大民众指明一条切实可行、简单操作的绿色发展和低碳生活之路。

题外话,说明一下我一直批判当下人文学术研究现状的理由:因为,任何普适通行的理论观念都是浅显易懂、老幼皆宜的,试想,学者们用自己多年所学的专业与陈书旧理,和大众不熟悉的某些哲学家的观点,作为论据去证明关于当下环境环境的治理之道,岂不是南辕北辙,缘木求鱼,完全可以直接就环境之事论环境之事,何必转个大弯。学者们读书破万卷的目的是自己吃苦受累翻山越岭后为大众开辟一条通行无阻的捷径,而不是让大众也步入后尘跟着翻山越岭。因此,现在绝大多数引经据典的论文只会在本专业圈内流传一时,但绝不会流传到广大民众的视野里,更到达不到国外民众的视野,所以,学者们呕心写的很多论文,在现实生活中发挥不了任何价值和意义。如今全球环境的危机都是由近现代工商业之下人们的生产生活消费方式造成上,现代的世界是一个与传统社会完全不同的新世界,现在的人们都具备一定的科学常识,在古代农耕时代产生的如“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等朴素的伦理道德不可能对今天的人们产生任何约束力和说服力。所以,人文学者们必须具备科学精神,全面认识我们生活的环境和家园――地球。向民众普及地球整个生态系统的演化过程,及各种生物种之间共生共存的和谐关系等等。环境学者们只有具备比民众更多更高的现代知识和科学精神才能具有引导性和说服力。

正是当年受卢老师的影响,让我的思想观念有了很大的转变,更让我看清了当下艺术过度追求视觉冲击的奢华与虚幻之风,并最终放弃对艺术的过分热情,甘心情愿去过一种简单朴素的生活。通过自己转变的经验和体会,我仔细分析了一下卢老师对我的影响,我认为卢老师影响我的或许并不全是他的思想,很大部分是他的为人和知行合一。我相信今天从事环境伦理研究的学者们在为人做事上修炼自身,并努力做到身体力行知行合一,文章再写的去繁就简、深入浅出、浅显易懂,像卢风老师那样,一定也能影响和感召更多的人加入生态文明队伍中来。这样或许并不利于学者们文章的在主流报刊的发表,但只要有更多的人逐渐意识到如今主流报刊论文存在的弊端,并抵制那种追求高大空和为课题而课题撰文的不正之风,从长远看还是很有积极意义的。况且在如今发达的网络时代,发表自己的想法和思想也不止报刊一途,用微信写一些公众文章,或出版一些面向大众的科普书也是很有效的方式。     生态文明作为一种先进的新型文明型式,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和方向,我国生态文明社会的实现,是首先从生态文明倡导者们自身观念的转变和践行开始,从个体、到家庭一点一点一步一步向社会传递出来的,而不是口号或形式性的发表几篇论文就能实现的。

卢风老师是生态文明的倡导者和践行者,卢风老师自身就给我们提供了实现生态文明的一个成功的范例和榜样,多少年来一以贯之践行自己的价值观和简朴的生活理念,也一直在不停思考研究当下环境问题的治理之道,并不时发表文章和出版面向大众的书,提出很多对生态文明有价值的新观点,给我们后学者很多思想启示。卢老师各个方面的素养我还只能高山仰止相差甚远,今后,继续要以他为楷模,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见识和修养,努力做到知行合一身体力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也希望今后我也能像他那样以自己的行动和思想感响更多的人,加入到生态文明绿色生活的队伍中来。

责任编辑:张彦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