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态信箱 正文

王维平的生态理念

2019-04-18 15:11 中国发展网 陈艳

摘要:王维平在用自己的行动推动着产业的健康发展,面对当前环境新挑战,他根据时代要求,转变思路,研究对策,走在产业发展的前端,为循环经济发展建言献策,为产业发展提供指导。

2019年4月13日在第六届中国再生资源产业大会上,北京市政府参事、国家环境特约检察院、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副总工王维平先生对垃圾处理做了详细的分析报告,从专业角度解释了无废城市的发展理念,对当前处于转型期垃圾处理具有指导性的意义。

从无害化到资源化、减量化

应对当前环境资源危机,对于垃圾处理,资源循环利用,应转变思路,从末端的无害化转向前端的减量化、资源化、从过去的末端治污转化为资源和生态、循环发展、绿色发展、最终实现可持续发展,变废为宝。王维平提及要从源头做减量化处理,比如,对以蔬菜垃圾的处理上:限制包装 净菜进城。王维平说每天如果有300吨蔬菜运输进城,至少有60吨的垃圾废物产生。主要是菜、残根、残叶。加上居民洗菜用水,造成资源的二次浪费。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推行净菜进城,包括在一些大城市,这样的观念还是没有普及,这点儿,我们与欧美一些国家仍有差距。净菜进城是从源头上减量化,减少垃圾排放,不仅如此,净菜进城还能做到蔬菜源头能查询,让群众吃的更加放心。

当前我们国家在处理垃圾时更多的是在做无害化处理,而忽视了资源化、减量化,把大部分精力、时间留在了垃圾的末端处理上,而未从源头去解决垃圾问题,这也是当前我们在面临垃圾处理时的一大关键难点。做好垃圾前端处理,从源头控制垃圾,为垃圾末端处理减轻压力。

王维平说,对于垃圾的末端处理,十年前他是主张焚烧,维护焚烧的。

2009年,全国30多个城市抗议拉低焚烧发电示威游行,一些主张焚烧的专家每天都不敢回家,怕被打。

2010年春天,有30多个领袖都开始支持焚烧,扭转了当时垃圾焚烧的局面。

可是现在资源越来越少,环境压力越来越大,这也是全人类可持续发展的主要障碍。因此减少资源的消耗,减少末端废物量,梯级利用、高效利用,发展循环经济,就成为了当务之急,实现垃圾处理的转型发展,从两高一低转为两低一高,就是高消耗、低利用、高排放,转化为低消耗、高利用、低排放。从源头做好减量化、资源化工作。

坚持循环发展理念

近日国务院提出了一个《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工作方案》今年要选择十几个试点城市,到2020年建成一批可示范、可推广的模式。王维平说无废城市的提出,不是一个偶发其想的事,它有30多年可持续发展理论的积淀和结构转型的战略背景,它是一个从末端的无害化转向前端的减量化、资源化的国家转折点。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国内一些专家开始可持续发展理论研究探讨。王维平说他是在90年代中后期进入循环发展领域,开始研究垃圾如何变废为宝,当时大家都喊他“丐帮帮主”。

1999世界管理大会,王维平提出中国应该实行环境会计和绿色核算(GDP)制度;1997年完成了北京市废品回收产业体系的研究报告,这个研究报告为当时循环经济的立法,提供了罕见的产业实证研究,包含生活垃圾循环利用和工业废料的循环利用。

2002年4月份,王维平到中南海的怀仁堂,给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讲“绿色核算”,就是绿色GDP。当时实际上已经提出了“转型发展”的问题,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正式列为国家战略转型。

2017年在人民大会堂,王维平明确提出当前我们把大量的精力都集中在无害化、建处理厂上,减量化、资源化没抓,或者说抓得很不好,固废法明确规定了减量化、资源化为先,无害化为后,应当转变思路,先爪减量化、资源化。北京处理一顿垃圾,焚烧,196块/吨,3000吨一个焚烧厂,一天的垃圾处理费就60万;还有电价补贴,一度电0.62元;危废的补贴,飞灰,出灰率3%,(不是渣,就是里面的灰,灰属于危险废物,在危险废物名录里面)黑炭补贴。所以一个焚烧厂吃了四种补贴,成了发财的印钞机,趋之若鹜,大家都打破脑袋往这儿争取。现在看来;垃圾焚烧处理的黄金时代即将结束,所以要转向资源化。

践行无废城市

王维平强调,无废城市绝不是无废,绝不是没有废物,而是尽可能少,尽可能资源化。无废城市不等于反焚烧,现在一些国际组织曾经反对焚烧,后来转化为无废,当时那些反焚烧的30多位领袖们,现在也支持焚烧了,不要把无废城市解释成反焚烧,这也是现今必须得客观认识发展态势,绝不是源于反焚烧。

王维平举例说:“上次我在中电联开会,有个人站起来问我,说要把废纸烧了发电,我反问废纸烧了发电好还是做再生纸好?他不说话了。废纸做成再生纸,再生纸不行了可以做其他的,不行了再烧。而且这个过程都可以产生就业,整个过程都能够产生GDP。所以我们说再制造,进入国民经济主战场,它不影响国民经济的发展,反而能够促进发展,这就是所谓的资源高效利用和梯级利用,这也是我们循环经济促进法明确鼓励的事情。废塑料也一样,做再生塑料,你的塑料袋一吨卖220块钱,但是把它做成颗粒,一下子就能卖6000块钱一顿。所以我觉得这个做成木塑什么的,最终还不一样。所以我们要这么理解,积极利用、高效利用。”

无废城市的核心,一是终端废物减量,是进垃圾处理厂的量减少了,是焚烧的垃圾量减少了;一个是资源的提级利用、高效利用,是资源的消耗减少了。大力发展循环经济,使之进入国民经济主战场。这是无可非议的,用不了几年,资源再生、再制造,就成为主战场了。

无废城市理念的实施,不仅仅是末端,它还可以延伸到资源的集约开采,集约运输,集约设计,生产、消费全过程,延伸的全过程。同大自然的循环链条一样,当前循环发展也要“活”起来。无废城市评价考核的主要指标就三个方面,一是进垃圾处理厂的量少、二个资源化量、三是一次性资源的消耗量减少。    

最后王维平说:“十年前,我曾经坚定维护垃圾焚烧处理技术,并卓有成效的说服了一批分反少的重要人士。至今我仍然认为,焚烧发电不失为末端垃圾处理的主流技术。但是正如我十多年来一直呼吁的那样,固废治理对策必须前移,即源头减量和循环利用。”

再生资源回收是生态文明建设的组成部分,也是循环经济的重要环节,同时也是垃圾减量化、资源化的重要抓手,是我国最终实现绿色发展必不可少的过程。王维平在用自己的行动推动着产业的健康发展,面对当前环境新挑战,他根据时代要求,转变思路,研究对策,走在产业发展的前端,为循环经济发展建言献策,为产业发展提供指导。

责任编辑:陈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